行業動態
                    苗木產業在調整中穩步發展
                    2021-02-19 09:25  瀏覽:196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隨著我國對生態環境的重視和生態文明建設的推進,市場對苗木數量、質量都提出更高要求。

                    近5年來,全國完成國土綠化6.89億畝,其中造林綠化5.29億畝,完成森林撫育6.38億畝,落實草原禁牧面積12億畝,草畜平衡面積26億畝,如期完成了森林覆蓋率和森林蓄積量兩項約束性指標。

                    “十三五”期間,全國育苗面積、苗木供應量和實際使用量趨于平穩,且都保持在較高水平。

                    觀察苗木產業這5年來的發展變化,可以總結為在調整中穩步前進。苗圃擴張勢頭得到遏制,經營更趨理性,苗圃轉型升級的動作更多,調結構,去庫存,一定程度上還推動了機械化、設施化。此外,科技水平不斷提升,創新了苗圃營銷方式,使更多優質產品邁向價值鏈高端。

                    苗圃經營更趨理性

                    2016-2020年,全國花木種植面積穩定在140萬公頃左右,其中綠化觀賞苗木為80多萬公頃,增減幅度不大。

                    從階段來看,苗木產業經過不斷調整,狂飆突進式大規模擴張苗圃的勢頭有所遏制,苗圃建設中少了幾分任性,多了幾分理性。

                    從各苗木產區情況來看,山東、江蘇、浙江、河南持續保持苗木產銷大省地位,為全國4個苗木主產區。

                    5年來,4個苗木主產區種植面積占全國50%以上,種植面積和存圃量有增有減,但基本保持穩定。其中,山東地區種植面積和存圃量變化最為明顯,兩項數據持續下降,調整態勢明顯,苗圃建設更趨理性。

                    再看產銷方面,觀賞苗木經過多年持續低迷后,在周期性和政策因素、產業調整的共同作用下,從2016年開始產銷形勢有所好轉,市場出現了良好的發展勢頭。

                    2016年觀賞苗木銷售額651.35億元,同比增長0.68%,2018年銷售額712.91億元。

                    盤點“十三五”期間苗木產銷經營的關鍵業績指標,不難發現,苗木產量和實際用苗量之間的巨大差距仍值得關注和深思。

                    例如,2016年山東省苗木產量83.23億株,實際用苗量14.31億株;江蘇省兩項數據分別為43.5億株和18億株,產能依然過剩。

                    可喜的是,這5年來大規模國土綠化、生態建設、城市造林和森林城市建設,交通投資和房地產投資等拉動了苗木銷售增長,消化了一部分庫存。同時,隨著苗圃經營的日趨理性,使得這種情況有所緩解。

                    但就整體而言,由于苗木生產結構性矛盾形成的產能過剩、供過于求的情況未發生根本改變,小規格苗木和同質化低端苗木存圃量仍舊偏大,部分產區和部分產品滯銷積壓嚴重,去庫存任務依然艱巨。

                    轉型升級增添新動能

                    苗圃轉型升級聽起來似乎是老生常談的話題,但始終未進入知行合一的階段。

                    觀察苗木產業近5年的變化,不難發現,由于市場格局變化和消費升級,促使苗木產業結構調整和產銷模式變化,越來越多的苗木人開始嘗試了解、研究市場,并對自身進行了重新定位和規劃。

                    苗圃開始根據不同的市場需求和功能用途,生產適銷對路的產品。因此,苗圃形態和生產方式也發生了相應的轉變,大致可以總結為6種類型。

                    一是追求價值最大化的資產型苗圃,投資傾向于精品苗木、珍稀樹種、特色盆景造型苗和大規格喬木。此類苗圃種植規模不一定很大,但市場價值高且需求旺盛,比如鳳凰木、藍花楹等大規格觀花喬木,植物編藝,對節白蠟景樁和盆景,造型羅漢松和茶梅等苗木產品。

                    二是改變產業結構的經營性苗圃,由“大而全”“小而全”的生產模式,逐漸向專類苗圃、特色苗圃、中高端苗圃升級,同時在標準化、機械化程度方面也有提升。如山西的七葉樹、山東的高干櫻花、河北的元寶楓和彩葉豆梨、浙江金華的杜鵑等專類特色苗,產銷行情好,收益回報高。

                    三是儲存型苗圃,近幾年國家重點項目持續為苗木行業帶來新機遇,考慮到運輸成本、苗木適應性等因素,以工程自用為主的儲存型苗圃悄然增溫。

                    四是苗旅結合型苗圃,因為資源稟賦優勢明顯且環境較好,通過文創改造,以苗圃營造的花木生態環境為平臺,結合苗圃建設、生態旅游、休閑體驗、植物科普、文體康養等綜合改造,從單純的賣苗向賣景觀、生態及文旅IP運營延伸。隨著全域旅游、休閑文旅蓬勃興起,有條件的苗圃已實現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如廣州萬畝櫻花旅游、湖南紅花檵木花海旅游、重慶彩葉桂觀光旅游都是苗旅融合的有益嘗試和成功案例??梢哉f,采用“苗旅+文旅”結合,拓展第二市場的苗圃經營方式成為苗木人在新形勢下的新選擇,是苗木產業的一大新亮點。

                    五是林苗一體型苗圃,由于城市造林、森林城市建設、庭院果樹新需求等市場影響,造林苗、經濟苗、果樹苗更多地融入苗圃生產中。在華北,就有苗圃通過推行“觀賞苗木+果苗”產銷模式,取得了良好收益。

                    六是園藝生產型苗圃,隨著中產階級壯大,消費升級以及人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私家庭院、家庭園藝和室內綠植以及大眾消費品增長,促進產銷經營大幅躍升。特別是容器化園藝產品在終端消費呈爆發式增長,如三角梅園藝產品、楊梅、枇杷、柚子等優質觀果庭院樹苗持續熱銷。

                    可以說,這些苗圃追求差異化經營,都嘗到了銷售增長的“甜頭”。

                    在很大程度上,苗圃轉型升級還加快了機械化和設施化的推進速度,園林機械產品和園林資材產品迎來了銷售熱潮,開始大量應用于苗圃生產。在山東,有一家苗圃生產的機械化、設施化程度在90%以上,堪稱業內翹楚。

                    以記者近5年來參加各類苗木展會的經驗來看,會場展示的重點不再局限于苗木產品本身,還不乏園林機械以及資材產品的身影,且展位前人頭攢動,咨詢者絡繹不絕。

                    特別是在人工成本及養護成本越來越高的背景下,有資本的苗木企業開始選擇購買挖樹機、修剪平臺,并鋪設滴灌設備,實力不夠雄厚的企業也開始考慮通過租賃園林機械實現苗圃出貨效率最大化。

                    創新線上營銷方式

                    以前我們認為,只有大眾消費品可以通過互聯網進行銷售和宣傳推廣,近幾年網絡營銷已經不是某個行業特有的營銷方式。

                    苗木行業跟上新時代科技革命步伐,主動擁抱互聯網,積極與資本對接,用互聯網思維提升經營效率和效益,促進品種技術、產銷方式經營及專業服務的全面創新,用資本運營突破“資金瓶頸”,提升經營品質與內涵。

                    在苗木界,一批“80后”“90后”年輕“苗二代”正在迅速崛起。這些掌握現代網絡技術的年輕人,利用專業知識、現代商業方式和互聯網進行苗木銷售,取得了令人欣喜的業績。常規苗木銷售,尤其是面向家庭園藝和庭院別墅的苗木銷售占比在50%以上。

                    一名浙江金華苗木經紀人,在苗木出貨旺季,每天都用短視頻向客戶展示各種苗木產品,做成了不少生意。如今,他用視頻直播帶來新客戶,一是為自己的產品代言,二是在現場拍攝視頻,客戶看起來更真實,苗木的規格細節一目了然,一個多月就與貴州、江西、安徽等地的多個客戶達成生意意向。

                    他用這種新營銷模式,讓更多人了解金華苗木、采購金華苗木,給苗農帶來更多收入和經濟效益,對花卉苗木產業轉型升級和向高質量發展起到了推動作用。

                    2020年新冠疫情突發,苗木行業由于絕大部分園林工程無法如期開工,春季銷售受到直接影響,催發了苗木人利用抖音、快手等短視頻、直播做推廣和銷售的空前熱情。在激烈競爭中,一些人成功地聚集了人氣,實現了流量變現。

                    山東一家企業2020年上半年收入達4000多萬元,其中約一半收入是通過淘寶、抖音、快手等網絡平臺實現的。

                    疫情期間,公司銷售人員在淘寶、抖音、快手平臺上做直播,點擊量很客觀,粉絲大多是苗木經紀人,還有一些工程設計人員。通過這種方式,公司優質苗木得到廣泛認可。

                    該公司在淘寶開設了店鋪,客戶可以線上看苗,看好后雙方確定價格,給苗標記號碼,付款形式跟原來一樣,線下進行。交易之后,起苗、裝運過程都拍攝視頻,讓客戶全程了解。

                    在抖音平臺搜索“綠化苗木”話題,關注量近1億人次,話題相關視頻播放量達2.2億次。網絡平臺的火熱催生了一批苗木“網紅”,他們有的成就了“月入百萬”的高光時刻;有的在直播間收到求購信息和高質量廣告后,用自己的流量幫助同行賣貨;還有人將自己對品種、市場的了解和評價,做成短視頻或直播,推動了數千萬元的苗木成交額。

                    行業人應該清醒地認識到,傳統苗木產業并不是低端落后產業的代名詞,在現代科技推動下,通過結構調整和商業模式創新,傳統花木產業同樣能夠升級為高新技術產業,高顏值、有個性以及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花木產品,同樣能夠邁向產業鏈和價值鏈高端。

                    浙江快三